菩提树下的红尘恋

  • 文章
  • 时间:2018-09-17 18:55
  • 人已阅读

  放弃了尘世之爱,善提树下他的人生,注定将更为宏大丰厚。

  

  那样的一个女子,似哺育了她的富士山一般,有着宁静炽热的美。她温良谦恭,心性似她的名字纤尘不染——雪子,生于19世纪的扶桑女子,和所有二八年华的女儿一样,在豆蔻年华里,无数次地,于温暖的烛光中,许下最纯真的爱情梦想。

  

  或许,真的是老天有眼啊,她的祈愿在那一年终于成真。慈悲的佛祖让她于千万人中,遇到了那个叫李叔同的中国男人。四目相对的一刹那,他那由丰富人生阅历积累下来的洞悉人生的睿智眼神,瞬间便捕获了她的芳心。他比她大许多,并且,在故国家园里有妻有子,然而,她依旧爱了,倾心掏肺。

  

  那个男人简直是个天才,音乐、诗词歌赋、篆刻、书法、绘画、表演,几乎样样精通。像所有那个年代怀了一腔热忱却报国无门的热血青年一样,他追随他心中的领袖蔡元培,想闯出一条救亡兴邦的康庄大道。然而,不幸的是,蔡元培遭人迫害,被当局通缉,作为同党的他亦难逃劫数。于是,无奈之下,他东渡日本,学习西洋油画与剧本创作,将满腔的悲愤和一身的才情,赋予沉默的丹青与跳动的音符中。

  

  彼时,他是她家的房客,她是他的画模,日夜在同一屋檐下相遇,久而久之,她入了他的画,他入了她的心。

  

  她炽热的爱,温暖了一颗飘在异乡的孤独的心。她爱他,为了他,不惜赴汤蹈火,而她要的却不多,一份真实的感情,一掬茅檐低小的简单快乐,足以慰平生。然而她爱的这个男人,却不是那个乐不思归的蜀主刘禅。在他的世界里,家落国衰的痛像一块经年的伤骨,于每一个阴天提醒他,一次次地,将蚀骨的悲凉沁入一颗游子的爱国之心。

  

  六年的相依相伴,让他们度过了一生中最静美的爱情时光。她多么希望就这样与他厮守到终老啊,然而她却不知,他的心无时不系挂着他的祖国。辛亥革命的成功,让一心报国的他再也无法在异国他乡的温柔里销蚀青春的大好年华。他回来了,他填《满江红》的词,为共和欢呼;他主编《太平洋报》,倡导先进的思想和崭新的文化。他长久压抑的生命在这片心中的乐土上重新丰润开来。

  

  有爱不觉天涯远。她随他,来了,告别了那满树的樱花,来到这陌生的国度。她不怨他,她爱他,尊重他的选择。她站在那个男人的身后,把头深深地低进了尘埃里。为了他,她甘愿在这异国他乡忍受寂寞与孤独,只为心中那一纸“执子之手,与子偕老”的爱情之约。

  

  然而,他的热情与她无怨无悔的付出并未得到时局的认同,军阀割据的残酷现实,让他不得不在报社被关闭后移师江浙。

  

  她又一次地跟了他,亦步亦趋。他就是她的家,有他在,她便是幸福快乐的。

  

  他在学堂里教书育人,培养了一代名画家丰子恺与一代音乐家刘质平等文化名人。他仰慕佛法之宏大,终于在某一日,抛却红尘,至虎跑寺断食数日,身心灵化,遁入空门,法号弘一,从此一心向佛,普度众生。

  

  当满头的青丝坠落,他从荣华富贵中抽身而去,俗世所有的绚烂都化作了脱俗后的平淡,而他对她的小爱,也!必将从此转变成对天下苍生的大爱。

  

  她爱他、敬他,可她的内心却还没有强大到可以静如止水地目送着爱情的离去。她流泪,百思却找不到答案。她不舍,她不服,追至他剃度修行的地方。于是,那一个早晨的西子湖畔,两舟相向时,便有了这样的一段对话。

  

  她唤他:“叔同——”

  

  他驳她:“请叫我弘一。”

  

  她强忍着满眶的泪:“弘一法师,请告诉我什么是爱?”

  

  他回她:“爱,就是慈悲。”

  

  他不敢看她,想来,他也是怕了,怕她那双曚昽的泪眼,勾起昨日的种种你侬我侬,扰了自己那颗皈依佛袒的净心。

  

  她固执而绝望地看着他的眼睛,心底的疼痛像秋日的湖水,柔软绵长,凉意无限。她知道,不过是一个转身的距离,从此,便注定红尘相隔。她的爱,她的哀,她的悲,她的泪,从此都将成为这段爱情最后的华章。

  

  一轮明月耀天心,无奈零落,西风依旧。

  

  放弃了尘世之爱,菩提树下他的人生,注定将更为宏大丰厚:新文化的先驱、艺术家、教育家、思想家、律宗第十一代世祖……那个男人的生命达到了世人无法企及的高度,而我却在他圆寂前写下的“悲欣交集”的四个字里,分明听到了一个扶桑女子碎心的吟诵:

  

  长亭外,古道边,芳草碧连天。晚风拂柳笛声残,夕阳山外山。

  

  天之涯,地之角,知交半零落。一壶浊酒尽余欢,今宵别梦寒。  

上一篇:深海里的爱情鱼

下一篇:没有了